《獨行月球》票房30億 專家高度認可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 編輯:劉曉菁 2022-09-15 10:47:15

  開心麻花電影《獨行月球》在上映的第48天,累計票房突破30億,成為中國影史第15部票房超過30億的影片,也是截至目前的年度票房亞軍。在9月13日的電影專家座談會中,眾多專家學者對《獨行月球》的藝術突破和行業意義表示高度肯定。中國電影基金會理事長張丕民坦言:“開心麻花在劇場打磨作品,了解觀眾需求,走出了一條真正的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道路,這條路走對了,就這麼乾!”中國電影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閻曉明說,獨孤月這個形象應該進入中國電影的人物畫廊。曾經從事電影創作、管理多年的前高級官員張丕民說:“2009年我看《阿凡達》時驚嘆美國電影工業的發達,心想我們中國什麼時候能有這樣的電影啊?《獨行月球》讓我們看到,我們的制作水平和電影工業也達到了國際水平,非常高興。開心麻花在劇場根據觀眾的反應打磨劇本、打磨作品,進入電影領域後,推出優秀作品,說明我們藝術創作要真正了解服務對象,我們服務的是廣大的老百姓。”

  “喜劇+科幻”成類型融合新標杆

  科幻電影前有《流浪地球》,現有《獨行月球》

  中國電影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閻曉明說,“‘喜劇+科幻’這個類型,不僅是開心麻花的突破,更是中國電影在2022年的重要收獲。《獨行月球》把科幻的視覺奇觀和喜劇效果結合得非常成功,國產電影裡確實少有這個類型,且特效、美術、音樂等工業制作,完成度很高。中國科幻電影,之前有《流浪地球》,現在有《獨行月球》,而且又加上了喜劇的元素”。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表示,“《獨行月球》給‘類型雜糅’做出了一個標杆,在‘喜劇類型為主、科幻為輔’的主次類型上思路非常清晰,最終有效實現1+1大於2”。《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說,《獨行月球》是個基於“喜劇+”的多面體,它有科幻片的想象力奇觀,有災難片的人類困境,有愛情片的情感密碼,當然更有喜劇片的美學品格。該片的想象力奇觀構建,基於漫畫進行了富有創造性的表達,科幻場景的呈現充分體現了中國電影工業技術水准的大踏步前進。科幻、災難、愛情三個維度的精巧構思,均有效生發出強烈的喜劇性。直播獨孤月的設計更使喜劇性倍增。《中國電影報》社長、《當代電影》雜志社長皇甫宜川說,《獨行月球》是開心麻花的昇級之作,改編非常成功。影片以喜劇為本,借用科幻電影的拯救主題,將一出個人的小愛故事,最終昇華為拯救地球的大愛壯舉,豐富了國產喜劇片的樣式和主題。

  緊扣時代大主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既讓觀眾開懷大笑,還有深層次的思考”

  前《人民日報》高級記者、資深電影專家向兵稱贊道:《獨行月球》對國產電影在藝術樣式、題材內容的開拓上,進行了成功的探索,實現了重大突破。向兵認為:中國航天飛速發展,是改革開放以來舉世矚目的國家名片。面對國之重器的重大題材,開心麻花竟然用擅長的喜劇藝術,以喜劇+科幻的新樣式,舉重若輕地演繹了一出讓人忍俊不禁、又蕩氣回腸的壯麗畫卷。從而,別開生面地展示了中國精神和中國力量。獨孤月義無反顧地犧牲自己保護人類,在浩瀚深邃的天宇中,藝術地表現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大主題。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李道新感嘆:“這段宇宙之旅讓觀眾感受到了自由自在的浪漫感,是非常稀缺的。”《文藝報》藝術評論部主任高小立被幸存者為獨孤月爆燈的片段所觸動:“現實中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境,但就像獨孤月看到地球上的燈光的那一刻燃起希望一樣,《獨行月球》用溫暖的喜劇形式給現實中的人們帶來了治愈。”

  人物動機可信,獨孤月從中間人到英雄的成長感人

  閻曉明直言,“《獨行月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成長中的英雄,用宏大的敘事作為背景,把一個本來想做中間人的小人物從平庸到昇華的過程表現得非常完整可信。獨孤月這個形象,應該進入中國電影的人物畫廊”。饒曙光說,一些國產片人物立不住,主要因為沒有強調好個性動機。有了個性動機,人物的成長纔能與觀眾形成共鳴和互動。《獨行月球》在這方面,是一個標杆。康偉說,獨孤月從最開始所謂的“身高、顏值都在中間”的庸常“中間人”,到最終成為“擋在地球和π+中間,引爆π+拯救地球是我這個中間人該做的事”的挺身而出“中間人”,實現了從“孤獨者”到“孤勇者”的昇華。向兵說,影片賦予主人公紮實的行為邏輯,通過其不斷成長的經歷,塑造出了一位有著普通人情感、普通人喜怒哀樂,真實感人的凡人英雄形象。獨孤月最後毅然決然撞向隕石,以一已的力量和生命完成了月盾工程保護地球的神聖使命。由此,獨孤月作為一位為追逐愛情而登上月球的凡人,昇華為一位為拯救愛人拯救人類而英勇獻身的熱血英雄。其成長軌跡歷歷在目,因此其捨小我為天下的壯舉,真實可信而可親可敬,可歌可泣!藉此,影片規避了不少國產電影描寫英雄人物時常常行為因由不明,觀眾難以代入的通病,使主人公在影片華彩段落完成的英雄形象,躍然眼前,生動豐滿,具有了令人唏噓,讓人感奮的藝術感染力。

  故事、人物、情感,可圈可點值得總結

  理性的科幻敘事和幽默的喜劇敘事的巧妙平衡《電影藝術》主編譚政說:《獨行月球》所以被廣大觀眾接受,是因為在敘事中做到了兩個平衡:理性的科幻敘事和幽默的喜劇敘事之間的平衡;人類存亡的宏大敘事與小人物的愛情悲劇之間的平衡。高小立說,《獨行月球》最精彩的是前半部分,重工業的月球基地,金剛鼠的特效,“魯濱遜漂流記”模式的沈鼠cp,全球直播的新視角,服化道和科幻場景的視覺盛宴,還有中國喜劇的想象力,最終用一種滿含溫度的方式達成了與觀眾的情感共鳴。向兵說,《獨行月球》富於情趣的情節設置和“閑筆”描寫,增強了影片的觀賞性和感染力。為避免枯燥和單調,創作者巧妙地設置了一頭袋鼠,其與獨孤月構成了矛盾衝突的對手戲。在二者由互相敵視、對立,到相互安慰,相互幫襯、依賴、配合的演變中,為影片敘事注入了情趣和影像的新奇生動。同樣,在地球被撞擊後苦苦等待救助成功的地面人群裡,影片契合當下“直播”時尚而設置了經常幫倒忙的快嘴葫蘆絲一角,看似是與主旨無關的閑筆,卻給災後身處一片黑暗的漫漫長夜中的人們,帶來了一絲安慰和歡樂,也給這部表現災難的喜劇影片增加了亮色和喜感。它們和獨孤月拯救地球的艱難歷程和英雄壯舉,一起構成了《獨行月球》作為喜劇電影獨有的藝術感染力和觀賞性。其大抵也是影片能在疫情期間創下30億票房的成功所在。

  “一部可以寫入中國電影工業發展史的作品”

  電影與航天--詩與遠方的相向而行

  中國電影科學技術研究所周令非評價說:《獨行月球》無疑是一部可以寫入中國電影工業發展史的作品,影片的照明、攝影、服化道、美術置景、視效等都非常棒。數字角色“金剛鼠”是“中國電影工業歷史上裡程碑式的創作”,大量虛擬預演也為電影提供了堅實的技術基礎。“中國電影藝術創作和工業化經歷了一個又一個裡程碑,《獨行月球》無疑是其中重要的一座”。中國航天科技國際交流中心研究員、本片科學顧問周武稱《獨行月球》與航天題材的結合,是“詩與遠方的雙向奔赴”,感謝航天人奔赴遠方的行動被電影人寫成了詩。《獨行月球》傳遞了中國航天負責任的形象,起到了傳播中國積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觀。希望中國航天今後有更多的與電影界合作的機會,能共同為文化強國添彩。”

  電影《獨行月球》由張吃魚導演,沈騰、馬麗領銜主演。據悉,電影《獨行月球》密鑰延期至2022年9月28日,延續歡樂與感動,正在熱映中。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