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雨吟訪談錄:在喧鬧的世界淺唱低吟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編輯:吳濤 2021-03-31 16:20:58

  陳雨吟,出身於江南書香門第。她六歲吟詠,十歲作詩,喜好詩書琴畫。2021年,出版首部詩文作品集《天是真的》。

  陳雨吟氣質典雅脫俗,眼神清澈。她的文筆舒卷有致、清氣可掬,作品充滿靈性卻不失深度。她善於透過事物的表象看本質,揭示社會中存在的復雜的人性及各種矛盾,並委婉地在作品中體現出來。詩歌是最清醒的自由,這是她對自我的書寫,也是對復雜而荒誕世界的反抗。

  陳雨吟追求的本真狀態,是一種貼近自然純粹的狀態。她厭惡虛偽狡詐的人性,追求內心的“本真”。她的一些作品充滿著一種不可名狀的真實的力量,那種直指荒謬麻木現象的勇氣、與眾不同的寫作手法耐人尋味。

  嫻靜溫婉傾城貌,詩書琴畫柳絮纔,她用詩來點化生活,又把生活過成了詩。

  采訪:

  問:你的新書書名《天是真的》,與“天真”有關,你所理解的天真是什麼?

  陳:成熟不是為了走向復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天真並不是無知、幼稚或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而是一種純粹而通透的狀態。范仲淹有詩句:“大言出物表,本性還天真。”一個人經歷過或是看見過世界黑暗面之後,他本性中依然保持著一份天真,這並不容易。

  問:無論是從普世角度或是文學層面,詩歌都屬於小眾文學,你覺得小眾有傳播的意義嗎?

  陳:不能用商業標准來衡量文學的價值,也不能因小眾來否定詩歌的意義。詩歌是小眾的,但小眾的共鳴同樣重要。

  問:你認為作為作家最應該具備的品質是什麼?

  陳:正直、同理心、勇敢。

  問:你詩歌創作的風格?

  陳:沒有特定的風格。有人說,你應該寫什麼,不應該寫什麼;有人希望我寫那些能博取眼球的詩;有人覺得我不怎麼寫愛情詩,誰會喜歡看?也有人覺得,應該寫通俗易懂迎合大眾的詩……我不喜歡嘩眾取寵。我寫詩,從來沒有把自己框定在一個框架中,也不按別人的要求來寫作。這點也可以說是比較任性吧!

  問:如果不迎合大多數人的審美愛好,會不會意味著更小眾?

  陳:寫作是作家在表達自己,書寫自己的個性。而且不同人的文化底蘊、理解能力、審美閱歷各不相同,也不可能去迎合所有人。

  問:當今社會,特立獨行會很辛苦,因為你和大多數人不一樣。

  陳:大眾常規化的聲音,可能是多數人的某種選擇,而這種選擇忽略了少數人以及忽視了人和人之間的差異性。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聽從內心的聲音,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當然,選擇“特立獨行”的前提是:擁有獨立的精神內核。

  問:如何應對來自外界的不理解和偏見?

  陳:多麗絲·萊辛說:“當你自己選擇了與眾不同的生活方式之後,又何必去在乎別人以與眾不同的眼光來看你。”你選擇“與眾不同”“特立獨行”的,當然也必須承擔別人對你“與眾不同”的看法。但人不是活在他人口中的,不是活在別人的看法裡。人是為自己而活的,要自己承受自己所選擇的方式,你的小世界與他人無關。

  問:你創作過一些描寫人或人性的詩歌,你對人性有著怎樣的看法?

  陳:詩歌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反映人性。人性的復雜程度很難用幾個簡單的詞匯表述,人類的復雜程度是超乎想象的。人是立體的多菱面的,對外展現的可能只是其中一面。

  問:你覺得人和人之間最重要的是?

  陳:我一直覺得相互尊重是所有關系維系的前提,無論是家庭關系、友誼關系或是其他情感關系。如果人和人之間的交往過程中沒有最基礎的尊重,我覺得這種關系是較脆弱與表面的,甚至有些時候是比較危險的。

  問:相對而言,你更喜歡和什麼樣的人接觸?

  陳:內心清澈而真誠的人;博學多纔卻謙遜的人。

  問:發現你在互聯網上並不怎麼活躍,有種不入世的狀態,更像一個安靜的旁觀者。

  陳:一方面,我的性格不喜張揚,喜歡在文字裡潛水的那種狀態,不習慣把自己過多的展現給別人看,大家關注我的作品就好。另一方面,我習慣與人群與網絡保持距離,這樣能更好地避免盲從和保持自我獨立性。

  問:在這個熱鬧的世界,有浮躁也有安寧,你心中是怎樣的狀態呢?

  陳:我心中的狀態是親近自然的。雖然我寫的大多是現實題材的作品,但是瓦爾登湖在我心中。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