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隊長』杜江:血淚淬煉 用平凡致敬英雄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環球網 作者: 編輯:吳濤 2019-08-08 18:34:04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烈火英雄》作為獻禮片於8月1日正式上映,該片根據鮑爾吉·原野的長篇報告文學作品《最深的水是淚水》改編,以“大連7·16油爆火災”為原型,用真實的故事、真誠的制作與真情的演繹,引發了市場的強烈反響,獲得了不俗的口碑。

  縱觀之前諸如《湄公河行動》、《戰狼2》、《紅海行動》等一系列主流商業電影,和即將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影片,主旋律商業大片已成為中國電影市場一道亮麗的風景線。這類電影不同於既定印象裡主旋律電影的概念化與空洞感,而是借鑒商業電影的敘事模式,用電影語言講述真實的中國故事。不再一味求大,而是既充滿家國情懷,又塑造豐滿的人物形象,避免人物臉譜化、情感空洞化、價值灌輸化,注入了藝術與生命的溫度。

  演員為演繹時代英雄人物,詮釋中國故事付出了超乎尋常的努力,纔得以使觀眾在觀影時達成家國情懷的情感宣泄,從英雄人物身上汲取力量。演員杜江在影片中的表現可圈可點,令人印象深刻。其沈浸式的表演,塑造了徐宏、馬衛國等一系列中國隊長形象。他們既是集體主義的價值縮影,也是有血有肉平凡兒郎的真實寫照,讓人心生敬意,受之鼓舞,更為之動容。

  使命的擔當:不畏犧牲的逆行者

  從《紅海行動》到《烈火英雄》,演員杜江跨越紅海又入火海,歷經沙場又下火場,無論是蛟龍突擊隊的副隊長徐宏,還是特勤一中隊的隊長馬衛國,他們都是懷抱竭誠為民的使命,不畏犧牲的逆行者。

  勇戰沙場,《紅海行動》裡的副隊長徐宏擁有過硬的爆破技能與作戰能力,協同隊長指揮蛟龍突擊隊順利完成撤僑等一系列任務,從槍林彈雨中守衛中國僑民的生命安全。在僑民們看到戰艦靠岸,迫切地拖著行李逃離動亂的戰火之時,徐宏和他的隊友們卻毅然決然潛入更深的敵區,解救更多無辜的生命。在隊長身陷敵區,無法指揮之時,是副隊長徐宏挺身而出,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果敢指揮作戰,最終取得勝利。

  搏命火海,《烈火英雄》裡的特勤一中隊隊長馬衛國,在熊熊火海面前毫不退縮,組建敢死隊時倔強地爭取機會,被拒絕後又帶著一中隊堅守化學罐區。“特勤中隊的往裡進!”“特勤一中隊集合,我們打回去!”“兄弟們給我往裡乾,就是死了也要對著101!”一聲聲衝進火海的吶喊,堅毅而無畏。甚至失去了水源,沒有了“子彈”,身為隊長的馬衛國依然帶領中隊站成人牆,以命相搏,堅守陣地!城市的公路上,一邊是全城奔逃慌亂的大逃離,一邊是疾馳趕赴火場的消防車,在逆向的交錯間是消防員對百姓的守護,他們奮力衝進火海,向著最深處。

  杜江在揣摩角色時無數次問自己,面對無情的子彈,面對流動的火海,打敗恐懼與疼痛本能的究竟是什麼?在一步步體會角色,敞開內心,讓徐宏和馬衛國走進自己的身體,走進自己的生命之後,杜江得到了單純卻無疑的回答:“是使命!”子彈與老百姓之間,火海與老百姓之間,只有“我們”,就是此般至純而偉大的中國軍人的使命。

  集體的信念:團隊協作的凝聚者

  無論是《紅海行動》還是《烈火英雄》,都沒有把單打獨斗式的個人英雄主義當作精神的制高點,而是把鏡頭聚焦在集體的力量。中國隊長是集體的凝心劑,發揮著指揮作戰與穩定軍心的重要作用,但最終的勝利一定是集體的力量共同創造的。不同於好萊塢電影中的超級英雄,美國隊長可以單槍匹馬,依靠高科技的裝備與超能的體魄力挽狂瀾,而中國隊長則是用過硬的訓練素養,帶領大家團結一致,克服困難,靠的是對人民的愛和身穿制服的責任。

  在摩洛哥的戰場,為了守護中國僑胞和他國人質的安全,蛟龍突擊隊成員分工明確,相互信任,彼此配合,突圍營救,乾脆利落地打贏了戰斗。副隊長徐宏隨時接替隊長,為在困局中的小分隊找到了突破之路,體現出中國海軍的英勇氣概與大國守護世界和平的決心。在通訊兵被戰爭殘酷的場面衝擊折磨到自我懷疑時,身為副隊的徐宏主動開導隊員,給予心理安慰,重新喚醒了“強者無敵”的全體蛟龍戰隊的信念。

  濱海的火場裡,杜江飾演的馬衛國將中國隊長帶領的消防員的集體英雄主義氣節,展現得淋漓盡致。在無情的流淌火面前,在隊員犧牲後的悲痛情緒裡,馬衛國重整士氣對隊員高喊:“消防戰斗早晚會有犧牲,現在戰斗還沒有結束,我們不能這樣子!”關鍵時刻重振集體的士氣,使隊伍繼續帶著犧牲隊友的力量與火海戰斗。沒有了水,沒有了消防泡沫,抱著“中隊有我,有我必勝”的信念,帶領整個中隊組成人牆,堅守最後一道最危險的防線,由中國隊長帶領的集體的力量,最終創造了消防史上的奇跡。

  脫下徐宏副隊長的海軍制服,穿上馬衛國隊長的消防戰斗服,演員杜江深深感悟著集體的力量。每一部戲拍攝前的長期集體訓練,讓演員之間建立了深厚的聯系。杜江坦言這樣沈浸式的訓練預體驗,有時讓他忘記了是在拍戲,他們之間早已變成一體,建立了真正的隊長與隊友的情誼。

  平凡的英雄:有血有淚的真性情

  中國隊長不是冷血的戰斗機器,他們有血有淚,有七情六欲,對死亡會畏懼,甚至也有自己執拗的脾氣,脫下制服的他們也平凡如你我。

  蛟龍突擊隊副隊長徐宏在滿是殘肢的車廂裡拆除炸彈,在臂膀中槍後用一只手繼續持槍戰斗,這樣勇猛的硬漢卻也有細膩柔情的一面。在黃沙漫天公路上,炮彈直接擊中大巴車,將無辜的生命炸得殘缺不堪,滿是燒傷的面孔人皮和哀嚎的呻吟。徐宏俯身將一只戴著戒指的手指接回屍體上,又輕輕拂上幾抔黃土。無情殘忍的戰爭沒有使徐宏的心靈徹底麻痺,這一細膩溫柔的舉動讓整個戰爭回歸了一絲人的溫度。

  相較於神秘勇猛的蛟龍戰士徐宏,杜江飾演的消防特勤一中隊隊長馬衛國則更是立體鮮活,他並不完美,有他的脾氣與個性。事業上他凡事爭先,想要出人頭地,對曾經的隊長江立偉之間有競爭有合作,更有的是兄弟之間的情誼;家庭中他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卻在中國傳統父子的相處模式中,用沈默與含蓄表達關心;火場裡他有對工作的執著爭取,更有對隊友的囑托與面對犧牲的悲痛。馬衛國不會服軟,不會用舒服的方式表達情感。對戰友的囑托說成“你肯定覺得自己又帥又牛唄”;對父親認可的渴望說成“我這樣當上隊長你肯定覺得特別失望”……

  正是這樣一個倔脾氣的硬漢,在隱忍之後的三次落淚,最是讓人動容:在大火圍困中留下對父親的“對不起”;在滅火後啃著雞腿再也忍不住的啜泣;到回家後與父親在軍禮中的和解。這三處動情的演繹,讓人突然在平凡與偉大的交界處深沈地釋放。

  精神的傳承:英雄情結與榜樣力量

  杜江說,能夠飾演平凡生活中英雄人物,不僅實現了他的英雄情結,也在演繹中不斷豐富了自己的生命。無論是戰亂中守衛和平的徐宏,還是和平中守護人民生命的馬衛國,都給予了杜江深刻的力量。

  杜江堅信演員的首要品質是誠實,“要誠實地面對觀眾,誠實地面對角色,誠實地面對自己。”從《紅海行動》時的毛遂自薦到《烈火英雄》的出演,為了誠實的表演與真實的再現,杜江在拍攝前都進行了極其艱苦而認真的准備。為了飾演蛟龍突擊隊副隊長徐宏,杜江進行了魔鬼健身計劃,讓每一塊肌肉都相信自己就是徐宏。為了飾演馬衛國,杜江更是去消防隊訓練,與消防隊員充分交流,觀看大量火災紀錄片和新聞片,盡可能與原型人物建立聯系,力求達到身形動作與內心表達的高度詮釋。

  徐宏把自己交給了戰場,馬衛國把自己交付於火場,而杜江則把自己交給了片場。為了消化這些真實的故事,藝術化地再現這些英雄人物,杜江在掙紮與妥協之中與角色融為了一體。拍攝《紅海行動》時,張涵予對杜江說:“首先你要殺死你自己,纔能成為另外一個人。”這句話杜江一直銘記在心,並用自己的方式理解消化。在摩洛哥的訓練與拍攝讓杜江將自己近乎全然地交給了徐宏,在戰場廝殺,守衛和平。在徐宏的生命裡,杜江從外到內重塑了自己,打破了大家對他“大眼萌爸”的既定印象,身為妻子的霍思燕也說在杜江的身上看到了徐宏給他的影響。直到拍攝結束回到和平的祖國,回到溫暖的家中,杜江竟覺這似幻似夢。

  到《烈火英雄》拍攝時,杜江秉持著誠實的信念,把自己的生命體驗注入角色,將自己真實地放在了表演中。與馬衛國一樣,現實生活中的杜江和父親也是傳統的中國式父子相處模式,杜江的父親並不支持他做演員這個職業,彼此也起過爭執。影片中被大火圍困,用手機錄遺言的片段裡,那句“對不起”,是馬衛國說給父親的,亦是杜江想告訴自己已故的父親的。最後在片中和父親的四目相對與敬禮,是馬衛國與父親的和解,也彌補了杜江與父親的遺憾。杜江將自己的脆弱傾注於馬衛國之時,二者達成了彼此的成全。當問到馬衛國身上有多少杜江的影子,杜江回答:“一半一半,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詮釋了兩位中國式隊長的演員杜江,有極高的自覺與強烈的使命感,希望通過藝術的形式致敬時代的英雄,使觀眾得到正能量的召喚。徐宏和馬衛國帶給杜江的精神也進一步影響著兒子杜宇麒,看著《烈火英雄》中爸爸的表演片段,杜宇麒說長大想成為一名消防員。

  主旋律電影的成功,中國隊長人物的塑造,可謂是電影產業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豐收。千千萬萬的真實英雄匯聚在馬衛國等熒幕英雄形象的身上,又通過杜江等演員的演繹傳遞給了觀眾,投映著更多的正能量在平凡的生活裡熠熠生光。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