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戲《活埋》看福鯨淵式戲劇美學的『七人兩魂』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環球網 作者: 編輯:吳濤 2019-07-05 17:30:54

  導語:

  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是一個擁有上百年歷史的藝術節,是歐洲最重要的藝術活動之一。與德國卡塞爾文獻展(Kassel Documenta)、巴西聖保羅雙年展(The Bienal Internacional de Sao Paulo)並稱為世界三大藝術展,並且其資歷在三大展覽中排行第一。被人喻為藝術界的嘉年華盛會。威尼斯雙年展一般分為國家館與主題館兩部分。主要展覽的是超現代藝術。威尼斯電影節、戲劇節均是威尼斯雙年展的組成部份。

  第五十七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戲院平行展青年藝術家福鯨淵獲邀以個人主題參展,並由Grossman任主策展人。其中,又中法藝術家們以法語、希伯來語、英語、中文共同演繹完成的話劇《活埋》格外讓人震撼。四組演員、四個舞臺、背對背演出220分鍾,既是四個獨立的故事,又是一出完整的戲劇。

  在太多人的期待中,《活埋》中文版應運而生,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今年,這位一直稱呼自己為“基層戲劇工作者的”年輕劇作家福鯨淵帶著90分鍾的《活埋》中文獨角戲版來到北京。

  福鯨淵其人

  福鯨淵,青年戲劇工作者。COFA畢業,近年來活躍於意大利國際戲劇節、塞爾維亞戲劇節、阿維尼翁戲劇節、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上海國際藝術節、洛杉磯華語電影節、NALLTS等文藝活動,數次獲得各類基金支持並斬獲多項國內、國際獎項。代表作《風箏》《白樺》《活埋》等。

  劇作靈感來源

  “這是一部很學生的作品,不是謙虛,是真的源自很學生式的一種思維模式,而且這也是這部戲的初衷和源頭。亞伯拉罕•耶霍舒亞(A.B.Yehoshua,1936-)是以色列當代重要作家,初識亞伯拉罕•耶霍舒亞的文學作品大概在07年前後,然源自其作品而產生的鈍痛卻綿延至今。當時國內對其作品的中文譯制並不算多,更多的是將希伯來語翻譯為英語的版本,可其人道主義思想和對生命的擁抱卻足以消弭一切語言上的距離。我想寫這樣一個故事,做“信”,致亞伯拉罕•耶霍舒亞〔以〕《詩人繼續沈默》、致《情人》、致苦痛、致生命的惡與美。”

  我不是個聰明人

  “其實聰明的人是不願意聰明的,也不敢聰明,因為誰太聰明誰就會被洪流衝垮衝走;聰明人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惜命,聰敏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他們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讓自己變成笨蛋。” 福鯨淵頓了頓,繼續說,“這段話最早一版一直在,到了這一版一個字沒改,人性本身是很大的一個命題,它普世,又核心。人性從來不聰明。”

  “聰明在我的世界裡幾乎等同於欺騙和疼痛。”福鯨淵說起這段話的神情格外通透卻又惆悵。“隨著"黑色筆記"的出版,法國學者伊曼努爾•費伊認為,海德格爾不僅在納粹時期,甚至在其哲學生涯開端就已經在醞釀一場‘陰謀’,將‘欺騙’引入哲學。然後說著‘哲學讓人聰明’這種話,教會說有人戴上面具和不說人話。”

  “當我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的面具已經摘不掉了,我的每個故事是不是都在摘面具亦或是帶上新的面具,我是有疑惑的,但講故事這件事本身並沒什麼好疑惑的,我喜歡且能夠做到。”說到這,這位戲劇人,福鯨淵沈默片刻,“我說的這些,如果讓你看到了一個蒼老、糾結又愚蠢的靈魂,我希望你忘掉他,我可以重新說一個版本。也別說什麼想和我換個腦子這種話,鬼知道我有多少次也想換掉這個腦袋。”

  關於戲劇美學

  “就我個人的敘事思想中,致命的欲恨充滿誘惑、極致的愛痛寂靜無聲、精神自由是生命永恆。毫無疑問,我的個人認知與追求如是,這是我對這個世界的思考。正式這樣的個人思考奠定了我當前作品呈現的精神基礎,亦或者說,所想表達的核心內容。雖然,我也沒覺得自己表達明白了。再有就是,要是就這個戲,細化而言‘權威’、‘異類’、‘平衡’、‘制度’、‘利益’、‘大眾’、‘反思’、‘博弈’,嗯,大致是這樣的。當代戲劇是融合的”

  關於當代戲劇

  “在我看來,縱然總大多人都選擇去分門別類以求更加行之有效的剖析“戲劇”的一切,但這種分類無非是便於認知的手段而非戲劇本身。在反幻覺主義的戲劇觀念下,戲劇呈現假定性,在敘述中將現在與歷史聯結,使觀眾更好地認識社會。某種意義上講,現實主義戲劇是在最大程度地維護、保證劇作家本人思想個性得以呈現。作為一個故事最原始的創作者,我自然是認同的,可戲劇這樣的呈現方式,若是只為了維護和保證文學劇本最基本的內容不被掩蓋或扭曲,那戲劇便不再是戲劇,而且工具。這是我所見到的當代現實主義戲劇最大問題。這並不是說我反對傳統現實主義戲劇,正相反,因為熱愛纔更期待舞臺戲劇表演所呈現出的藝術效果。戲劇走入當代,對劇本看圖說話式的舞臺呈現是對文學、對戲劇最大的敷衍。劇場性與文學性從不該是對立的,相反,二者密不可分。”

  “我的戲離不開文學。”福鯨淵說這句話的時候充滿了一種不可名狀的文人氣。

  從十九世紀末,法國戲劇從佳構劇陷入瓶頸而提出戲劇形式的解構這一問題開始,再到存在主義戲劇對保留純粹形式的嘗試,經由荒誕派對戲劇語言的質疑與消解,直至最終回歸文本,重建形式的基礎為語言。當今的法國現代戲劇完成了自身的重建。

  至於福鯨淵和她的《活埋》是否會是你心中的當代戲劇,不如劇場見?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