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墨叫『五色具』——論紀振民和他的畫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北方網 作者:姜維群 編輯:吳濤 2017-02-04 15:31:00

紀振民先生黃山采風

  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批評家張彥遠第一次喊出了『運墨而五色具』,而且是專為山水畫在代言墨,可謂振聾發聵。他以為山水中的五色隨陰晴季節變化而山青、草綠、花赤和雪白等,墨於山水畫中能表現出五色,中國的墨陡然而生色煥彩。進而言之,漢字的『五』已不是確數,換言之此『五色』之謂其實是五彩繽紛、五彩斑斕,墨幻化出無窮山色而讓中國畫藝術獨步世界藝術之林。

  山水畫家紀振民用墨踐行了山水畫的五色之論。

  概言之,墨的發明是針對書法的,中國畫中的『筆墨』的墨是對筆相對而言的。但中國畫中的『墨』逐漸脫離了『筆』(筆鋒、筆觸)的筆跡類束縛,而進入了筆意筆墨的氣象層面。

波平一葉舟2007年97x160cm

  山水畫家紀振民的墨勾攝出自然山水的大氣象。

  紀振民的山水畫越畫越黑,說明他內心有越來越強的自信 近十幾年來,紀振民在潑彩潑墨山水的基礎上,畫面越來越黑,也就是說山體用墨越來越重,遠看和近看『團團墨中墨團團』。從董其昌到清『四王』(王時敏、王鑒、王翬、王原祁)都有水墨山水傳世,對後世的影響很大。但是他們的水墨山水駐筆在筆墨上,用墨替代了最後色彩的皴染,筆力變化萬千,點染窮盡奇妙,將水墨山水推向一個高峰。

  紀振民的用墨是以潑和大筆觸的寫為主,再用多次的皴染等手段,使山體愈加厚重。紀振民說大山必須有大氣象,大氣象靠大關系高下錯落的排列,靠遠近三維空間的重疊,靠各種筆法筆意的參差來完成,最後他說這一切都是靠感覺來定奪。

山高水長2009年69x136cm

  感覺於畫家最重要,然而又是一個永遠也掰扯不清的問題,譬如有的畫理很清楚,一目了然,『遠山無皴、遠水無波、遠人無目』就是這樣,一讀便知,就理解。但是一說到畫理畫法就成玄學了,一般畫講六法,第一法就是『氣韻生動』,董其昌這樣說:『氣韻不可學,此生而知之,自然天授。』一下子把這個推到天上讓人摸不著。紀振民認為他畫山水不是某山某峰,它用感覺來畫、畫的是心中的感覺,你用心了,你動了感情了,畫得自己心潮澎湃了,自然氣韻就生動了。

  近世畫家紀振民崇拜兩個人,一是李可染,二是黃賓虹。他說二人的筆墨重重疊疊厚厚重重,但是一絲不亂各安其所,看出了其亂中的規整、潑墨之間的層次,能讓人感覺內中博大渾然的氣象、變幻萬千的氣韻。但是這些靠臨摹靠亦步亦趨的高仿永遠是東施效顰。氣韻是畫家功底之上胸襟、境界和學養的綜合體,不理解時就像照貓畫虎,其『虎』的氣勢威猛永遠是小家碧玉的『貓』;當你真正理解了,在山體中融進了墨色,墨中有五彩,『五彩』的墨能將水墨畫推向極致,將墨色的大美展現出來。

  著名美術評論家賈德江這樣評價紀振民的畫:『他的山水中已融入了不少南宗文人畫傳統,有王蒙用筆之茂密但不繁瑣,有石濤點苔之清新但不狂禪,有龔賢積墨之深厚但不渾淪,更重爛漫沈雄之筆。』紀振民的重墨不是一味的黑,卻把歷代南北大家筆墨長項盡量融於一身,但又不是死守一隅不知通變。紀振民用墨色的皴擦暈染,用筆墨碰撞出來的變化,畫出山之精魄,雲水之靈魂,在重墨山水畫上筆底生妙墨煥黼黻自成一家,而得萬千氣象。

  紀振民的畫以正能量入世,以兒童畫西畫入藝,以個性畫入市 紀振民是畫家中的成功者,但他成功的入徑很有個人特點,和他接觸過的人都會被他身上老農一樣的朴實,孩童一樣的純淨所感動,同時會被他清純厚重的山水畫所震撼。

  紀振民出生在農村,家鄉是老革命根據地,父親和兄長曾為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做出過貢獻。其自幼參加抗日兒童團,這樣的背景使他在高中念書時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天津美術學院畢業後,行政乾部的崗位給了他多次機會,因其喜歡畫畫和教學生畫畫,他為了從事美術教育工作,幾次請辭職位,並三易單位,最後在1977年調到天津市少年宮任美術組組長。從此他如魚得水,使天津市課外青少年兒童美術工作領先全國,紀振民由此獲得國家授予的青少年教育『銀杏獎』突出貢獻獎。

古?清泉2011年98x68cm

  紀振民以一身的正能量入世,三十多年的少年宮工作,使不計其數的孩子走上美術道路,有的成為全國知名畫家。但紀振民始終認為自己之所以熱衷於青少兒的美術教育,一是責任心使然,二是特別喜歡兒童畫,世界上許多知名大畫家都是從這裡獲取靈感。紀振民認為他有兩點異於其他國畫家,一是他從事少兒美術教育三十多年,不僅教了大量的學生,他還從中汲取了藝術的天真天然、童真童趣,豐富了他的創作理念;二是他曾專門研習西畫,進行過油畫水粉畫創作,對西方藝術的素描、寫生、透視、色彩進行過系統嚴格的訓練,有極好的基本功。在國畫山水的創作中,他引入了西畫的透視關系、構圖,借鑒了諸多西畫的畫法,使之腕底的峰巒不僅生意盎然,而且有身臨其境的真實感。

  紀振民以做人的正能量入世,在社會上做了許許多多有影響的大事,同時汲取兒童畫的拙真,借鑒西畫的藝術理念打造自家的山水,形成自己的獨特的風格。在追求藝術創作脫俗的同時,紀振民並不自命清高,他認為高雅的藝術需要走進市場,在畫作上能『入鄉隨俗』。他參加各種筆會,意在聽取意見接接地氣;他參加各種展覽,榮獲過國際國內的獎項;他自己的個展、與其他畫家的合展也有幾十個,是個頗為活躍的畫家。但是他從不斤斤計較,很少隨意臧否他人,他的原則是,做人要正能量,作畫要全身心,創作要有主心骨。

紀振民先生美國采風

  紀振民的畫一個『墨』字奪心魄,一個『墨』字得神髓

  著名畫家鄭午昌為《畫論叢刊》寫序言,其言道:『蓋畫有法無法,有理無理。無法而有法是為正法,無理而有理,是為正理。正法似無法,而法在有法之外;正理似無理,而理在有理之奧。』這段話似繞口令,如果把它理解了要像進迷宮,先繞上一陣子纔行。說到底無論什麼畫理畫法即有又無,說無還有。中國畫最講功力,功力其實就是法理的學習過程,但畫到一定高度後,這些程式化的法理必須要突破,看似無法無理常常是至理。

  紀振民的畫經過傳統功力的嚴格陶冶,得到過孫其峰、張其翼、溥佐、溥松窗、孫克綱、趙松濤等大家的親授,尤其是孫克鋼的潑彩潑墨山水對他影響最大。紀振民說,在老師那裡我學到了許多山水畫技法。技法是不可或缺的,必須要掌握,但作為藝術家不可以終生在技術層面上游走,要把古人和老師們的理念拿過來。

  『我不是完全用技法在作畫,我是用我心畫山河』,紀振民的理念頗為堅定。他說近年很少直接對山河寫生,而是站在大山面前感受它的幽遠高大雄強,只有把山的這些強烈感受融在心裡印在腦中,纔能化山為情,築情為畫,這樣的山水畫纔能感動人。

  為什麼把山水畫得這麼黑,曾有人這樣不解地問。紀振民心裡常以此為豪,一個墨字奪心魄,一個墨字得神髓。古往今來,很少有畫家敢把山水畫得這麼『黑』,畫黑不是目的,把山的神采畫出來,讓人從畫中領略到大自然造物之雄渾壯美,在平面的紙上觀畫,似站在十萬大山前面,群山巍峨雲霧撲面,山水畫家的目的就達到了。

  繪畫也如寫文章,要不尚空談不趕時尚,面對當今市場經濟的誘惑一定要有定力。民國時期的畫家餘紹宋著有《書畫書錄解題》,他當年說的現象恰如百年後的今天。他說:『畫學衰微,至今日而極矣,以狂怪獰惡為有氣魄,以涂脂抹彩為美觀,市井喜之,上海派提倡之,日本之淺識者附合之。動開畫會,自標聲價,耳食者震之,輒為所惑。於是後生小子,其易致富裕而博浮名也,竟趨而師事之。習俗如斯,誰復肯細研畫理之精微?誰復肯推究古人之緒論?甚且以為歷來巨跡亦不足師,就易捨難,急於自表,而畫道遂不可問矣!』

紀振民先生在廣東佛山市

  哲言要義述於百年前,今借錄於此,是借前人之口而攻訐當下之弊。最後想說的是,紀振民的『墨』不是嘩眾取寵,不是以黑求異,而是用墨找出岩石的質感,掘取大山的精魂,您在他的墨色中嗅到水墨淋漓的氣韻了嗎?看到重巒疊嶂的氣勢了嗎?感受到自然造物的磅礡氣象了嗎?如果嗅到了,看到了,感受到了,就可以說:一個墨字奪心魄,一個墨字得神髓。

  站在這『運墨而五色具』的紀振民畫前,怎一個墨字了得!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